能管平台
合同能源管理
综合服务
新能源
电力优化
00

当前位置:首页 > 节能低碳观察

从极度缺水到水处理技术输出大国 以色列水经济背后经历了什么?

作者:admin      阅览次数:1070      发布时间:2017-06-15     [返回上一页]

2017年是中以建交25周年,今年3月,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访华时,见证两国关系升级为“创新全面伙伴关系”。

瞄准科技创新领域,大量涌入的中国资本正不断扩大在以掘金的量级。根据《普华永道以色列2016报告》,去年以色列并购交易额激增34%,其中,中国投资者在以色列的并购额同比增长3.5倍。

值得注意的是,以色列对于中国的吸引力并非仅限于“高精尖”领域,越来越多的目光正在投向以色列的“水”领域——短短十年,以色列不仅成功摆脱缺水境况,这个国土面积60%均为沙漠的国家,如今正源源不断向国外输送高耗水量的物资与水处理技术

今年9月,两年一度的以色列水展将在其第二大城市特拉维夫拉开帷幕,以色列希望借此进一步扩大其水科技的世界吸引力。日前,走进以色列,探寻“水”的奥秘,期以管窥其水经济背后的创新密码。

以色列最大的海水淡化工厂索里科(Sorek)

以色列海水淡化工厂

密码1:科技创新

孵化企业形成产业 技术攻坚海水淡化、污水处理

以色列西临地中海,东侧沙漠占国土面积的60%,位于北侧的加利利海是其主要的淡水来源,加之位于低纬度的炎热地带,“缺水”,既是地理意义上的,又是气候意义上的。

“以色列年均用水总量达20.3亿立方米,但年均自然水补给仅有11.7亿立方米,一年的用水缺口高达45%。” 以色列经济部科技发展和投资促进局局长奥迪德·迪斯托(Oded Distel)直言不讳。

与大多数缺水国家一样,以色列做过许多尝试。现如今,海水淡化技术在此转化已数十年,世界最大的两个海水淡化工厂都位于以色列;而在城市污水处理领域,再生水已广泛运用于农业灌溉。以2014年的数据为例,有超过40%的农业用水都已从原来的自来水替换为处理过的城市污水。

在海水淡化和污水处理上,以色列如何走在世界前列?面对疑惑,迪斯托给出的答案是“创新”。“以色列有350家与水处理相关的创新企业,涵盖水管理、海水淡化、灌溉、城市用水等各个方面。”他说。

在以色列最大的海水淡化工厂索里科(Sorek),负责筹建和管理的IDE科技公司项目副总裁齐夫·肖尔(Ziv Shor)展示用于渗透海水的滤芯,这是索里科创新的核心之一。由于将普通8英寸滤膜扩大至16英寸,索里科能够更好地处理当地的海水,也让索里科能够胜任提供以色列20%水资源的任务。

“将政府、公司与研究机构都纳入其中,从而形成一个有机的产业链条,这是我们发展水经济的重中之重。”作为以色列经济部下属机构之一,以色列出口与国际合作协会的水技术部门主管盖尔·格斯(Gal Goss)说到。

不仅如此,以创新孵化器闻名的以色列,也将水科技创新企业作为重中之重,通过政府引导,打造自上而下的水资源“生产”的创新体系。

在特拉维夫绵长的地中海海岸线上,一家与政府合营超过60年历史的创新企业孵化器Synthesis临海而居。与一般孵化器不同的是,入驻其中的相当一部分创新企业都与水处理技术相关。作为孵化器CEO的英巴尔·阿里利(Inbal Arieli)表示,在以色列,还有很多将水处理作为主营业务的公司正在这种孵化器当中不断发展成型。

以色列水科技企业内的海水淡化设备

密码2:制度创新

已做到水价盈利完全解决水利设施花销

大量创新企业入局,使以色列水处理行业呈现出一派繁荣之景。而另一方面,在创新领域,以色列同样有着非常高的淘汰率。特别是与“水”这种社会公共品打交道的创新企业,是否能够飞跃创新转化“死亡谷”,尤为关键。

在特拉维夫以东半小时车程的距离,一家以监控城市用水管道渗漏技术为主业的创业公司Takadu在世界500强林立的Yehud工业区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公司成立8年有余,其创始人阿米尔·皮莱格(Amir Peleg)在被问到公司的盈利情况时放慢了语速,他表示,由于其产品并不便宜,因此能够保证公司的盈利。

以高科技来解决用水,成本是无法回避的问题。在希伯来大学食品与环境学院采访时了解到,大量高精尖的水处理技术在大学培育中,其中许多由于高昂的使用成本而难以实现转化。

“在以色列,我们开发水处理市场的一个重要原则,就是要用水价的盈利所得来保障水利设施所需的成本,并以此提高市民的节水意识。”以色列水资源管理局的主管高级代理人塔米·肖尔(Tami Shor)说。

事实上,以色列的水价位居全球前列。以今年6月的计价标准为例,当每人用水少于每月3.5立方米时,他将缴纳每立方米2.2美元(约合15元人民币)的水费;而当用水超过3.5立方米时,这个价格还将提升至每立方米3.5美元(约合23.8元人民币)。

肖尔坦承,“我们的水价比许多欧洲国家都贵。”但她同时也表示,现在,以色列已经能够做到让水利设施的花销完全由水价来平衡。

高昂的水价也的确引来过质疑。为此,以色列拿出了两手方案:一方面是保证尽可能的公平,不论水源来自海水或是淡水、水将供给哪个地区使用,以色列严格采取统一价格标准收取水费;另一方面是提供大量替代水源,再生水就是其中一种相对比较低价的水源。

为此,以色列组建了水资源管理局,目的是为实现统一高效的顶层管理体系。据肖尔介绍,以色列在制定与水相关的政策时,由水资源管理局召集农业部、基建能源部、环境部、财政部与公共代表组成圆桌,共同商定。由于水资源管理局给予的是专业意见而非行政管理,因此能保证水价政策以更为市场化的模式来确定。

值得注意的是,不完全由行政控制的定价模式也让以色列的水价浮动模式有利于水资源的可持续利用。一个例子是,包括城市用水渗漏监控、农业滴灌技术等在内的高科技在提高用水效率的同时,也让以色列的水价在过去3年内下降了18%。

密码3:思维创新

“纳斯达克上市不是可能,是理所应当”

站在以色列南部广袤的内格夫(Negev)沙漠上,眼前的景象令人惊讶:本应是黄沙漫天的景象,现如今已被接连的农田与果园所覆盖。沿途不时能遇见羊群正在觅食——这种本应出现在草原上的景象,在以色列的沙漠中也成为常见的画面。而绿意所及之处,总能看到一段又一段露出地面的紫色水管,与绿色作物相得益彰。

内格夫(Negev)沙漠上的人造森林

这些紫色水管,一头连接以色列最大的再生水工厂夏夫丹(Shafdan),另一头通向内格夫沙漠的几个巨大的蓄水池。在一个蓄水池旁,农夫伊戈尔·阿布塔比(Yigal Abtabi)笑容满面。他面对的方向,一片茂密的石榴园正结出火红的果实。他表示,由于内格夫沙漠种植的作物有很大的部分将用于出口,再过不久,这些石榴就将被装上火车或轮船,被运往西欧进行分销。

事实上,以色列作为“欧洲果篮”享誉世界。此前有报道称,占以色列全国劳动力5%的农业从业人员,提供了全国95%的所需食物,而其出口部分更占据了欧洲瓜果、蔬菜市场40%的份额。据以色列相关负责人介绍,这其中有大部分都来自内格夫极度干旱的沙漠地区。

阿布塔比见证着沙漠不断变成绿洲,其种植作物的种类也从土豆、番茄这些耐旱作物不断向需要更多水的作物扩展。他表示,尽管主要由再生水灌溉,但这些作物都能达到欧洲标准。

“水问题是国际的,因此,我们寻找解决方式也需要考虑全球合作的可能性。”作为以色列出口与国际合作协会的一员,盖尔·格斯对此深有感触。她举例说:作为全球高科技的聚集地之一,以色列研发的信息安全系统已能为水利系统构建起可供全球推广的水资源保护体系。

在英巴尔·阿里利看来,提供跨国解决方案也是以色列企业的优势所在。“由于以色列国土面积小,市场空间相对狭窄,因此,大多数以色列企业在创业之初就瞄准的是国际市场。对于他们来说,在纳斯达克上市并非只是一种可能,在他们心目中,这就是理所应当的。”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 武汉双动力科技有限公司
  • 湖北三环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 武汉中科凌云新能源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 武汉康辰节能环保投资有限公司
  • 迪源光电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质量认证中心武汉分中心
  • 武汉卧龙电机有限公司
  • 武汉日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长江航运集团青山船厂
  • 武汉邦信汇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北京四季沐歌太阳能技术集团有限公司
  • 盛隆电气集团
  • 深圳市兴隆源节能服务有限公司
  • 亚非节能
  • 阿自倍尔自控工程(上海)有限公司
  • 常州天合光能有限公司
  • 国电青山热电有限公司
  • 国家电气设备检测与工程能效测评中心(武汉)
  • 国中融资租赁有限公司